长帆国际物流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国际物流行业变迁史 [复制链接]

1#

凌晨1点的深圳在其他人已经进入梦乡的夜里,一辆挂车拖着一个绿色的集装箱驶进了金碧工业区11栋,工业区仓库内传出一声声胶纸撕扯的声响。日光灯下晃动着光着膀子的小伙子弯腰搬货打卡板的身影。晚上是货物集中分拣时间,通宵作业已是常态。一箱箱的货物被贴上唛头,准备连夜装车运走,运出的是货物,逝去的是青春!

野蛮生长

“到美国三五天”

“保准到,没啥问题”

“刘哥,给我走货,你尽管放心”

在宝安机场周边城中村一隅不到30平米的小档口内。一个声音粗矿的男子正讲着电话,电话的另一头是他的大客户刘某。他们是在一次老乡聚会上相识,由于年长王大胖几岁,王大胖管他叫刘哥。

刘哥在一家规模不小的工厂上班,负责仓库管理和物流发货。由于是老乡关系,两个人时常酒桌上一来二去就熟了,后来逐渐变成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那时候王大胖在以前打工的公司敢出来自立门户单干,起初也多亏了刘哥的支持。一部电话,一台电脑外加一台掀背式的小面包车,这是王大胖生意起步阶段的全部家当。不到30平米的小档口内,地面上码放着几箱刚从工厂拉回来的货物。档口里面被钢架结构的隔板,隔出了一个小小的悬空简易阁楼,将这个有限的内部空间分成了上下两层。上面的简易小阁楼就是王大胖平日里睡觉的地方。这个狭小的空间,将仓库、办公室、卧室等多项功能融为一体。

在机场方圆10公里范围内的每个村子、每条巷子,都可以看到类似王大胖标配模式的小货代。有一个人单干的,有夫妻档类型的,也有两三个人一起合搞的。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意和活路。

那是一个野蛮生长的年代,生意的模式极其简单粗暴,从工厂拉货回来直接转手甩卖给上游庄家,从中赚取一个倒手的差价。那时候网络还不是很发达,价格的不透明和信息的不对称,倒买倒卖的黄牛模式所产生的利润也还是相当可观。

·鸟枪换炮

·“王总,今晚金宝来KTV”

“哥几个都去,不能差你呀”

“这几天看你仓库天天爆满,今晚得你买单才行”

经过几年时间的打拼和积累,往日的王大胖早已摇身一变成为电话里面朋友口中的王总。生意从之前的单枪匹马的草创阶段发展到现在,看起来也倒是有个公司的模样了。

两三百平米的仓库内堆满了大小不一的货物,仓库楼上还有专门的办公室。从前台小妹到客服、财务、销售可以说是各司其职。总经理办公室内一张大长方形的红色老板台,对面摆放着一副树根状的茶几,茶壶尚有余热,散发出陈年普洱的茶香。晚上八点整,一台宝马车停在了金宝来KTV门口,王大胖从车上走了下来,往日的啤酒肚变大了许多,整个人愈显富态。车子是几个月前刚买的,为了给生意撑一下门面,索性咬咬牙,一步到位,搞了台宝马回来。一走进KTV,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包厢内几个货代同行的哥们儿早就喝上了,桌上摆着两瓶轩尼诗VSOP,地上还有两三箱正在冰着的罐装百威。骰子声、歌声、碰杯声、笑声充斥在光色迷离、烟雾缭绕的狭小空间内。这个在机场周边算是最上档次的娱乐场所,曾经一度成为货代圈内人士的聚集地。每天晚上来到这里,几乎都可以碰到几桌做货代的,大家在把酒言欢中,讨论着彼此的生意。原以为的金融危机会对出口外贸造成不小的冲击,谁知恰好赶上四万亿的刺激狂潮,出口货量不降反增。以LED、山寨机、电子烟等为代表的中国制造产品充斥全球,出口物流的生意也迎来了井喷式的增长。无数个王大胖们赶上了行业的黄金时期,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浮华褪去

“小王,过完年估计咱们没法继续合作了”

“啥情况呀,刘哥,难道小弟我哪里服务不周到么?”

“我们厂要整体搬迁到越南去了,我也得重新找工作了”

“啊。。。”

电话那头刘哥的话音刚落,王大胖头皮一阵发麻。这段时间已经得知好几个客户的厂子要搬迁的消息。还有好多客户的厂子现在经营效益不好,在苦苦撑着。做这些厂子的生意风险不小,随时都有可能面临资金链断裂收不到运费的可能。这些年整个深圳的房价蹭蹭往上涨,人工薪水和生活成本也随之大涨。很多工厂已经无法负担如此高昂的成本,纷纷外迁或者就地关门。深圳乃至整个珠三角的制造业迁徙潮才刚刚开始,一场产业转型升级的大幕已经拉开。往日很多深圳关外的工业区如今被改造成了一栋栋装修豪华的写字楼,被冠以“创客中心、孵化基地、互联网+产业园等各种头衔,租金也随大幅上涨。很多客户的工厂陆续离开深圳,王大胖眼看着自己的生意额在一天天减少。选择暂时继续留下来的客户也对价格异常敏感,都在想方设法节约物流成本,账期越来越久,利润越来越微薄。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很多物流公司直接将价格放到了网上。客户一上网,就很容易搜索出一大堆货代,甚至可以直接找到最上游的庄家。价格变得越来越透明,往日简单的倒买倒卖的炒货模式日趋艰难。租金、人工、物料、车辆等各种成本都在不断攀升。看着公司里面这么多人都指望着他养家糊口,王大胖压力倍增。金宝来KTV里,现在只能偶尔看到三三两两的货代哥们儿。大家在一起喝酒更多是一种情绪的释放,讨论的大多的是关于行业未来的思考和迷茫。夜幕下,往日的喧嚣不再,浮华褪去。

转型阵痛

“你公司有系统API对接不?”

“是自有渠道不?不会转手吧?”

“价格有优势不?”

听着电话的王大胖,对于客户提出的关于系统、渠道、价格等各种疑问,显得有些无所适从。之前做传统模式的货代,王大胖开发客户有一套标准流程。酒桌、夜场、按摩房是标配,逢年过节礼品红包,每到月底客户结清运费后按照老规矩办。正常来说只要这一套流程走下来,大部分客户都可以搞的定。

现在他越来越发现靠之前的这种简单粗暴的模式没办法直接奏效。和客户拉进关系只是前奏,客户更加关心的是价格、渠道、系统、专业、公司规模等多元化的综合因素的考量。王大胖也在积极寻求生意上的新路子,每天恶补着各种新的知识。Amazon,Wish,Lazada等各种以前听起来生僻的英文词汇,现在他每天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接触和了解。近几年在深圳的坂田、龙岗、龙华等以前的工业区改造过来的写字楼内,一种跨境电商的新外贸模式在悄然兴起。很多货代也纷纷嗅到了新的产业机会,附近出现了许多新的物流园和货代仓库。整个行业在迅速发生着巨变,前些年依靠资金、人才、渠道等优势迅速做大体量的上游渠道庄家直接将手伸向了下游终端客户。整个货代链条的中间环节在迅速减少,留给依靠倒买倒卖赚差价模式的生存空间已经越来越小。王大胖的危机意识愈发强烈

价值边缘

能否继续在这个行业内站稳脚跟,直接取决于是否自有渠道和产品、系统软件也要跟上,人才队伍和团队技能也得迅速提升。若是继续走倒买倒卖的中间商的老路,最终也只是帮上游渠道庄家和国际巨头做嫁衣。

对于很多王大胖式的小微货代来说,当下的行业竞争格局激烈残酷。宏观的行业地位已经形成,微观的局部机会依然存在,每个细分垂直领域市场有待深耕细作。行业巨头们依靠强大的资金和规模优势不断做大体量,向资本市场靠拢,寻求企业品牌价值的溢价变现。

无数个王大胖式的小微货代挣扎在价格利润的有限存活区间,游走在价值的边缘,向着行业渠道上游寻求突破。面对当下的焦虑,行动和专注是最好的姿态。对于未来的期许,小草也有长成大树的梦想。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